Quote

普丁強權下的俄羅斯真相

  • Quote

所以紛爭到了最後,只能交給大法官AK47處理。

我們常說一個壞人的壽命只有四年。

「你必須知道,現在俄羅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來自聖彼得堡的惡棍。」在他說出這話的幾個月後,他就死了。

你不一定要去投票,你若去投票,就可能冒著被投票箱炸死的風險。

你是要求我當總統的人之一。所以現在你怎麼能怪我?

夏之門

  • Quote

我和其他人知道的一樣多,也可以說一樣少。

彼得,這杯雌性動物,上了她,然後忘了她!

至於我這時候最想做的,就是把此刻換成一箱杜松子酒,把每一瓶喝乾。

乖乖去睡覺,醒來已是不同的世界。也許是個更好的世界,就像保險公司要你相信的那樣,也許是更差。但絕對是不同的世界。

對於貓,只有兩件事:一就是實現你已經承擔的終身道義責任,不然就是遺棄那隻可憐的動物,讓牠變成野貓,摧毀牠對永恆公正的信念。

怒月

  • Quote

麥可是掛著一整串學位的嬰兒。你問他需要花多少水、多少照明、用什麼肥料才種得出五萬噸的小麥,他連喘口氣都不用就能回答。不過他無法辨別一則笑話是否好笑。

私刑法官是從來不睡覺的。

麥可,女孩子很有意思;和你比起來,她們只需要更少的資料就可以獲得結論。

人可以面對已知的危險,但是會懼怕未知的事物。

人間失格

  • Quote

世間。我開始隱隱約約地明白了世間的真相,他就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爭鬥,而且,是場即時即地的爭鬥。人需要在這種爭鬥中當機取勝。人是絕不可能服從於他人的。即使是奴隸,也會以奴隸的方式進行著卑屈的反擊。所以,人除了透過爭鬥當場一決勝負外,再沒有其他的生存方式。縱使還擁著如何冠冕堂皇的名義,但努力的目標畢竟是屬於個人的。個人超越了個人之後還是個人。世間的不可思議其實也就是個人的不可思議。

我喝了兩杯,甚或是九杯。

我也找到了一個還算像樣的房間。而且在預算之內,位於西洛杉磯尚未變更到新都市計畫的一區。我想這個地方以前大概是個衣帽間。

屠宰場之舞

  • Quote

規則是訂給那些缺乏想像力以致無法打破規則的人遵守的,優秀的男女自己訂定他們的規則,或是活在完全沒有規則的世界當中。

當你言明自身的權利時,實際上是沒有什麼受害人,因為他們的命運只是為了顯示自己征服別人的慾望,他們就像每一個人一樣創造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