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步入中年的轉職馬拉松 / 一個低端工程師的自白

Intro

在 2019 年底,還在上個公司就職的我,應一個面試邀約拜訪了 91APP。因為拜社群之福,我在早期就有「持續面試很重要」這個概念,不管你當下有沒有工作。

當時的我剛完成一個機器學習的基礎設施,讓整個流程得以自動化,頗為自得意滿。我天真地以為,別人會找我去面試,單純是因為我值得。

也是在這個面試中,我踩了人生第一個面試地雷——那就是抱怨當前的工作。我說:公司專案太多又太雜了,又都只有一兩個人負責。

結果可想而知,在隔天收到了感謝函。不過幸運的是,邀約我的前輩順帶給了一些很客氣的提點。他在信裡這麼說:「你的硬實力是不錯的,但你缺乏軟實力。」

同一個時期,想要離職的念頭開始萌芽。當然,我並非討厭這個工作,反而更像是漸漸找不到工作的意義了。上下班的時候,腦中不停發出例外,可以說它是一種 ValueError ,而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如何去處理這個例外。

造成這個例外的可能情形:

  • 潛意識地知道自己知識量不足(軟實力),但沒花足夠的時間來彌補,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拼湊和硬幹上面(硬實力)
  • 腦海中有「標準」的藍圖,但不是很清楚,而公司的標準接近能動就好,因此無所適從
  • 開始懷疑自己,懷疑專案的發展性
  • 一直以來的單打獨鬥,嚮往可以激盪討論合作的環境,說白一點就是希望有人帶
  • 不想再扮黑臉(沒錯我是 INTP)

終於,某天公司的舊系統因為太舊出問題了(單純就是因為太舊),雖然我沒接觸過該系統,但身為後端人員,多少還是覺得有點責任。當下去了一趟 Legacy 後,發覺再也忍受不了了。我喪失了所有自信。我只想讓腦袋重新開機。

我必須馬上去談這件事。當天,我跟主管提出離職的想法。我只知道自己該做出一些改變,或者更深入地說,我害怕因為長時間忽略這些內心感受,進而潛移默化成自己不想變成的那個人,再也做不出正確的決定。我也想起有人說三十歲是工程師生涯重要的臨界點。那麼與其不上不下的,不如去尋求一個長遠的突破。

借托爾斯泰之筆,我們可以這樣隱晦描述──「幸福的 RD 總是幸福的,不幸的 RD 各有各的不幸。」

也就是說,即使在別人眼裡,工程師看起來是那樣吃得好穿得暖,但事實是每個工程師和你們一樣,都有各自難以解決的問題。就如同我的 ValueError

一個小插曲:立志學習鋼琴

相信我,我絕對不是為了彈奏李斯特而去學習鋼琴。如果要給出一個解釋的話,我會說它是一個中年危機引發的效應——我發現我須要做出某種改變。

我在大學時期留下一個遺憾,那就是除了工作以外,沒有持續發展自己的興趣。又或許可以說,因為發展興趣的方法不正確,導致輕易放棄。舉例來說,我花了很多時間玩取樣,但卻沒有歸納出任何實用的技術基礎,甚至到最後連一套專屬自己的鼓組都沒有。也是呼應上面提到的:做得出東西但只靠硬實力,缺乏樂理和編曲的軟實力。

好幾年過去,如今重頭學習古典鋼琴是「最後通牒」,是給自己的最後一次做某事的機會,只要一開始就不給自己退路。大概是我很明白有一天如果我放棄,也許在十年後,我會看不起現在的自己。所以我的目標很簡單——每天練琴,並且用正確的方式。

雖然這只是一個小插曲,但影響甚鉅。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周杰倫,問看看他失戀的時候,是什麼陪他談了一天。但現在說點正經的,確實有那麼幾個影響:

  • 抗焦慮。知道這個領域還有那麼多東西沒學、那麼多東西值得探索,而自己永遠不會有學完的一天,就莫名有安全感
  • 在精神層面有個能量來源,即使歷經了面試頻頻失敗,好像也沒那麼大不了,我還是可以肯定自己的進步
  • 脫離三分鐘熱度,在持續有規律的練琴狀態下,這個耐心我可以套用在其他行為上,例如:漸漸可以順暢地讀完一本又一本的技術工具書
  • 藉由練琴學著觀察自己的心理狀態,如果心情不好,就粗暴地彈吧!

裸辭

嘿,各位親愛的先進同好,我想問怎麼樣才能像你們一樣天才,都能事先規劃好人生的每個階段,一步步最佳化後,還能好心提醒身邊的人說:找到下一份工作再離職哦~——這到底是怎麼作到的?

反觀自己不僅裸辭,在我轉職期間的所有面試,還全部以失敗告終。沒有拿過任何一個 offer。絕大部分的問題來自於「沒刷題」,部份則是對底層的知識、系統設計理解不夠:

  • 91APP: 感謝信
  • Swag: 無聲卡
  • Dcard: 感謝信
  • OneDegree: 感謝信
  • Pinkoi:感謝信

正當我發現手上的門票愈來愈少、愈來愈傾向怪罪自己運氣不好的時候,某個面試官(暫且代稱 C 主管)在面試結束時留下這樣的一句話:

「沈先生,很可惜,這關必須三題都寫出來,你就差一點,我建議你可以三個月之後再回來重試,這段期間,可以加強一下你比較不熟的,類似像遞迴的題目。等你準備好了,再通知我們 HR。你知道 HR 的聯絡方式吧?」

我可以說,我覺得這是我聽過最溫暖人心的一句話。同時,這也是我聽過最 Pythonic 的一句話——EAFP

因為收到了太多「我們將停止與你進行後續的招募流程」,這個機會反倒讓我更加珍惜。因為那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個人,而不是用完就丟的快篩試劑。於是我給了自己一個寬限期去刷題,心裡訂下一個目標是一定要重試看看這個職缺。

轉機和反省

看到這裡,相信你早已看出一些很明顯的失誤。那就是在準備刷題的期間,就貿然停止面試。在裸辭之後,又脫離持續面試的狀態,其實是很危險的。其中的矛盾是,在準備不周的情況下,容易浪費面試機會,可是同時我也打從心底知道,絕對不會有所謂準備好的一天。

慶幸的是,我手上還有幾張好牌可以打。在離職後,我手邊還有案子可以做,大幅減輕了我的經濟壓力。另外,因為面試過一輪,大概清楚 C 主管的考題風格,我知道如何去加強弱點,有一定的把握可以重試通過。

印象深刻的是,第二關的 Hackerrank 差點又翻船,其中一題 medium 卡住了。冷靜下來後,好不容易攻克下一題接近 hard 難度的離散時間模擬——要在考慮 weight 的情況下,去模擬安排 meeting rooms 的最差代價——才得以重回第三關。

因為有了一定的刷題手感,在後續思考解法的時間已經可以縮短至 1-3 分鐘,同時主管也發現我在前後兩次面試的進步,給予了不錯的評價。在結束後,他分享了他早期為了去 FAANG,花了整整一個月在刷遞迴的事蹟。

我還是一直沒有找其他面試,大概是因為我太想去 C 主管底下工作了(真是個白痴我知道)。在真正錄取之前,須要資歷審核,這個過程也讓我有了一些新的體會,那就是:

  • 如果你沒把握審核對象會給你正面評價,那就寧可換個人做,或乾脆不要做
  • 如果你不想遭遇上述麻煩,作人還是得留點底限,遲早相遇得到

單就這件事,我實在很幸運。我知道我在工作上溝通能力較弱,甚至得罪了別人,但前兩個公司的主管還是給了正向的評價,此外還給我回饋,讓我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至於我的溝通能力——我知道這不是一句「我是 INTP」就可以忽悠過去的,還是得針對自己不足的部份去做改進:

  • 給意見給得太直接,知道自己在「就事論事」,但對方可能會覺得你有情緒
  • 容易固守在自己的思維世界,不夠盡力去加強自己和同事間的關係(例如吃飯、聊天)
  • 把對自己的標準套用到別人的身上,讓其他人感受到壓力
  • 太少在適當的時機讚美同事,或者說當我贊同某事時,表現得不夠有力

韋納・荷索在拍攝《天譴》的時候,曾經拿槍指著演員的頭,把演員逼到絕境——假若他沒這樣做,這部影史上的偉大鉅作可能就不會誕生。相反地,也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鏡頭不該凌駕在演員身上。」

這也是我一直在反思的問題,應該如何拿捏溝通的力道,讓當前的工作得以突破,又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無論如何,我只知道目前的我在這塊做得實在太差了。

Outro

為什麼要分享這些可笑的經驗,因為我希望生活是喜劇。如果還可以自嘲,那就沒什麼大問題。發出 ValueError 不見得是壞事,只要 ask for forgiveness ,也許就可以彌補過去了。

這篇也意外寫得很抒情,有時不是我的風格。可能是因為——在逼近 30 大關,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轉職,還斷然決定接受那個唯一一個拿到的 offer——也可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吧。

我想告訴自己:這個新工作,就是我一直以來我想要的。儘管結局可能不盡人意。但至少目前我知道,我很喜歡這個新的主管。我也絕對忘不了背後付出的多少代價。最後,得謝謝曾經幫助過我的人、自由溫室這間咖啡廳,以及那個我曾經感受不到存在感的學校。

台科圖書館是最棒的地方。


img

2 thoughts on “步入中年的轉職馬拉松 / 一個低端工程師的自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