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

對我來說,每個事件的丟臉程度不單與事件嚴重性有關,也跟見證人的數目成正比。

女人真正的價值只體現在兩件事上,一是外表,二是母親的角色。我不漂亮,又沒有孩子,所以呢,我沒有價值。

生活裡的那些洞是不會消失的,你必須繞著它長,就跟樹繞著水泥長一樣,你得鑽著空隙去形塑自己。

發表留言

宇宙,宇宙

阿奴創造了天之後,
天又創造了地,
地又創造了河流,
河流又創造了水道,
水道又創造了沼澤,
沼澤又創造了蠕蟲,
這蠕蟲走到沙馬什面前,他哭泣著,
他的眼淚在艾阿面前留下:
「您要賜予我什麼樣的食物?
您要賜予我什麼樣的飲水?」
「我要賜予你無花果乾
和杏桃!」
「無花果乾
和杏桃!這些對我有什麼意義?
把我舉起,送到牙齒之間,
讓我棲身於您的牙齦!

因為你已經說過,啊,蠕蟲,
讓艾阿以祂手的力量
擊打你!
——《治療牙痛的咒語》

因為你已經說過,啊,蠕蟲,
第一批被創造成型的人,他們是發出致命笑聲的巫師、夜之巫師、粗野之士,以及黑巫師……他們被賦予了智慧,並順利學會了世界上所有的知識。他們睜開眼,立刻看清了環繞他們的所有事物,然後他們轉而思量天空的弧線,以及地球的原型外貌……接下來造物者說:「他們對一切事物了然於胸……我們該如何處置他們呢?讓他們的視力只能看到近在身邊的物體吧;讓他們只能看到地球的一小部分面貌吧!……他們本來就是我們創造的簡單生物,不是嗎?難道也要讓他們成為神祇?」
——馬雅基切語《聖書》

人類只不過讓生物無意間暴露在新的環境,於是大自然就對這些生命發揮作用,使之產生變異。隨後,人類得以從自然界提供的變異做選擇,使動植物適應我們的利益與喜好。

突變

去氧核醣核酸的梯板由四種不同分子組成,即遺傳密碼的四個字母。梯板上的分子稱為核苷酸,拼湊起來便是某種遺傳指令。地球的每一種生物形式都有各自不同的一整套指令,以同樣的語言編寫。突變就是核苷酸發生變化,並複製到下一代身上。由於突變是核苷酸隨機改變的結果,因此大多數的突變都是有害或致命的,會製造出沒有用的酵素。對生物有益的突變,通常要等上很長的時間才會出現。

DNA聚合酶

確保複製工作不出錯。一旦出錯即發生突變。放射性、紫外線、宇宙射線或環境中的化學物質都會誘發突變,使核苷酸產生變化或使核酸打結。

DNA解螺旋酶

用來將DNA雙螺旋解開的酵素,負責將兩個鹼基之間的化學鍵打斷,準備進行複製。

光的二象性

牛頓認為光的行為有如微小的粒子流,部分原因是因為影子的邊緣十分銳利、鮮明。他認為紅光是由最大的粒子組成,紫光的組成粒子最小。愛因斯坦之後證明光的粒子理論可以解釋光電效應,亦即以光線照射金屬會放射出電子。
惠更斯則認為光的行為像是真空中傳播的波,光的許多性質的可以用波動理論來解釋,包括折射性質。
現代的量子力學把兩個觀點合而為一,一般的想法是,光的行為在某些情況下有如一束粒子,另外的情形則如同波。

就天文學的角度來說,蘇聯和美國根本就是同一個地方。

超新星

獵戶座有許多星星的溫度都很高,很年輕,它們演化的速度極快,最後以驚人的宇宙爆炸事件結束生命。它們在幾千萬年內誕生,又死亡。

核力

短距離作用的力,每當質子與中子非常接近時才產生作用。中子能提供核吸引力,並且沒有電排斥力,因此像是膠水一樣,將原子核黏在一起,克服了質子之間和電子之間的相互排斥。

太陽

由氫氣和氦氣所構成。恆星及行星的誕生皆由氣體和塵埃發生重力坍塌萎縮而生。星際塵雲內部的氣體分子互相碰撞產生熱能,加熱到某一程度,氫融化成氦,四個氫原子融合成一個氦原子,同時釋放一個光子。光子以可見光的形式輻射到太空當中。重力塌縮停止,而恆星外層的重量則由內部核反應所產生的高溫和高壓所支撐。
內部作用:當溫度高達一千六百萬度時,粒子的運動速度非常快,連彼此之間的斥力都來不及作用。
表面吐出的烈焰可以深入太空達三十萬公里。表層溫度六千度。
塵雲塌縮可能由恆星死亡爆炸引發,邊緣的星際物質受到衝擊波所壓縮,可能產生新的恆星。
五六十億年過去,等到太陽核心的氫都轉換完成,進行核融合反應的區域就會慢慢向外層移動,成為一個不斷膨脹的氣殼。直到反應自行停止,太陽重力會迫使核心再度收縮,促使內部壓力和溫度再度提高,此時灰燼又變成燃料,太陽進入第二階段核融合反應。
第二回合產生碳和氧,並且外層不斷膨脹及冷卻,表殼離核心越來越遠,之後太陽將會籠罩水星及金星,甚或是地球,直到內太陽系全部進入太陽的內部。
總有一天,太陽內部充滿碳和氧,不能再引發最後的核子反應,太陽會慢慢膨脹收縮,以數千年為週期,最後把所有大氣都吐到太空中。
而裸露出來的核心,即將變成小而高溫的星體,慢慢塌縮而變小,質量也越來越緻密,之後完全冷卻,成為死亡的白矮星。
像太陽這樣大小的恆星,晚年會先變成紅巨星,然後是白矮星。若是比太陽大兩倍的塌縮星體,則先變成超新星,然後成為中子星。而若恆星的質量更巨大,即使經過超新星的階段,剩下的質量還是比太陽大上好幾倍,那麼其本身到重力將使它變成黑洞。
太陽內部的熱核反應支撐著外殼,使重力塌縮現象演出百億年。對白矮星而言,由原子核剝離開的電子會產生壓力來支撐白矮星。若恆星質量過大,經過爆炸及其他猛烈的反應過程後,只留下一個年老的星體,卻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它的塌縮,這個星體會縮小到不可想像的地步,變成黑洞,從時空裂縫裡溜出。

微中子

物質對微中子來說都是透明的。為太陽核融合時伴隨光子一同產生。它們重量極小,以光速傳播。
只要抬頭看太陽一秒鐘,就有十億個微中子會穿透眼球。詭異的是,即使在夜間低頭朝著太陽的方向看,幾乎同樣數目的太陽微中子也會穿透地球到達你的視網膜。

藍移、紅移

當汽車向我們接近時,光的頻率增加,遠離時,光的頻率減小。如果車子以近乎光速行駛,我們就能觀測到光的顏色朝高頻率改變,變得比較藍,等到車子離開我們,光就轉向低頻率,變得比較紅。
這個現象同時套用在聲波上,波形愈接近,其頻率及音調愈高,波形相距愈遠,音調就愈低。
遙遠的星系都有顯著的紅移現象。那,為什麼星系會離我們愈來愈遠?答案很可能是——因為宇宙正在膨脹。

宇宙初始神話

納·阿利安獨自坐在空中,如同一朵雲彩漂浮在虛空之中。他不睡,因為沒有睡眠這回事;他不餓,因為尚無飢餓這回事。因此他端坐良久,直到一個念頭來到他的心中。他對自己說:「我要做一件事。」

發表留言

魔球

什麼叫失誤?它是主要的運動統計項目裡,唯一由統計者主觀認定球員應該做到的。這在同隊員間那種奇怪的準道德觀中,其實是一種道德判斷。籃球紀錄員計算技巧上的失誤,依據的是客觀事實,例如,甲隊持球時,球被乙隊奪走。但在棒球比賽裡,失誤卻是「守備時沒讓對方球隊產生出局,而紀錄員卻認為應該有出局發生」的狀況。它純粹只是個意見的紀錄,如此而已。

你得做對一些事才會被記失誤;就算是球直接朝你過來,那也要你一開始就站對位置。

如果一位棒球球員的身價,在三萬多名現場觀眾,數百萬看電視的球迷前,都可以如此離譜地被錯估,那麼,其他行業工作者的表現,又要如何評估呢?如果棒球球員的身價的都可能被高估或低估,那有誰不會呢?
各種新聞媒體紛紛保證要深入「內部」。各家媒體拼命製造出膚淺的表象,讓觀眾以為自己瞥見每件事情的核心真相。光看電視節目與雜誌文章的標題,你可能會以為所有內幕全都被挖掘出來了。

如果你沒有能力想像某種外型的人去做某種事,只因為你沒見過同樣外型的人做過,這不但是一種罪惡,也是一種浪費。缺乏想像力,會導致市場無效率:當你只因外表,就將某一群人排除在某個工作之外,你就不可能找到最適任這個工作的人。

發表留言

追憶似水年華

愛情多麼需要找到一些樂趣來為自己辯解,以證實自己是持久的,而相反,沒有了愛情,樂趣也就不成為樂趣,樂趣也就消失了。

他一向有種特殊癖好,喜歡在大師們的畫幅中去發現我們周圍世界的共性,或者相反最缺乏共性的東西——我們所熟知的面孔的個性特色。

一種感覺官能和神經網絡,它們分佈在每個房間,時時給他的心靈帶來激情。

他頭一次衡量出他給她的樂趣是多麼深,他唯恐失去它,而在這之前,他相信這個樂趣招之即來,正是這種態度使我們低估甚至全然看不見樂趣有多麼深沉。

凡爾迪太太停住不動,露出木然的表情,彷彿變成了一尊雕像。

而他不再是隻身一人,有一個新人和他在一起,貼在他身上,和他合為一體,他也許再也無法脫身,對這個人必須多加小心,彷彿對待一位主人或一場疾病。

他在想這個夜晚將怎樣結束,同一個夜晚,但卻有兩種前景。

在這條馬路的樹蔭下,稀稀落落的行人在神秘的黑暗裏徘徊,幾乎無法辨認。偶爾一位女人的身影走近斯萬,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要他帶她回去,斯萬嚇了一跳。他焦急地和這些黑影擦肩而過,彷彿在黑暗王國,在死人的幽靈中尋找厄里迪斯。

在一切產生愛情的方式中,在一切傳播這神聖疾病的媒介中,最有效的莫過於有時席捲我們的強烈激情了。在這一刻,我們樂於與某人相處,而在瞬息之間,大局已定,我們要愛的就是她,在這之前,她不一定比別人更討我們喜歡,甚至還比別人差。但主要的條件是我們對她的愛好必須排斥一切。當我們——我們見不到她時——不再追求觀賞她美貌的的樂趣,而突然對她本人產生一種熱切的需要,一種這個社會的法律所無法滿足又難以醫治的、荒謬的需要——當佔有她這個無理而痛苦的成為需要,這時條件便成熟了。

他在理智上一直認為今晚無法實現的歡樂,此刻卻出現在他眼前,顯得實實在在;他沒有預見這種可能性,沒有臆想歡樂,歡樂是客觀存在於他身外;他不需要動腦子來使它成為現實,—它自動地產生,自動地向他投射過來—這個現實光耀奪目,將他所恐懼的孤獨像夢境一般一掃而光,他不加思索地將自己對幸福的憧憬倚放在這個現實上。

將他們隔開的路程,他必然要去穿越,就彷彿他在生活本身的陡坡上無法止步地往下跑。

一般來講,我們對別人總是很淡漠的,因此,當我們賦予某人一種力量來左右我們的痛苦或歡樂時,他就彷彿屬於另一個世界,他的周圍充滿了詩情畫意,他使我們的生活成為激動人心的蒼穹,而在這茫茫蒼穹中,他離我們時近時遠。

一個親吻引起了另外一個親吻。

他生氣了,她大笑起來,笑聲變成了親吻,像雨點般落在他身上。

他探求主題的意義,但他的理性無法繼續深入下去,於是,他那最深邃的心靈只好拋棄一切推理,單獨進入長廊,進入聲音的黑暗的過濾器,他感到無比的喜悅。他開始意識到在這個柔和主題的深處藏著某些痛苦的東西,甚至一些未得到滿足的隱密遺憾,但這並不使他痛苦。

人們不一定真正有這些愛好,只要口頭上這樣說就行。

既然他完全不知道她別的時候在幹什麼,她的生活背景一片朦朧,沒有色彩,就像瓦托畫的草圖,在淺黃紙上,這裡那裡,在每個地方,朝著不同的方向,用三色鉛筆畫滿了數不清的微笑。

此刻,他有種近乎愉快的感覺,也許這不僅僅是懷疑和痛苦得到了解除,而是一種智力上的快感。自從他戀愛以來,他又像往日一樣對事物感到美妙的興趣,當然這只有當這些事物蒙受她的光澤時才是如此,而現在,嫉妒又喚醒了他青年勤學時期的另一種能力,即對真理的熱愛,不過這種真理橫亙在他和他情婦之間,從他那裡得到光澤。這個真理完全是個人的,它唯一的對象,具有無限價值和可以稱作無私的美的唯一對象,就是她。

嫉妒好似愛情的影子,立即使他看到兩個圖像,就在今天晚上,她曾對他微笑,而此刻,這個微笑正在揶揄他,而對另外一個男人則含情脈脈,她的唇曾倒在他的唇上,而此刻,卻受另一個男人的親吻。

發表留言

普丁強權下的俄羅斯真相

所以紛爭到了最後,只能交給大法官AK47處理。

我們常說一個壞人的壽命只有四年。

「你必須知道,現在俄羅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來自聖彼得堡的惡棍。」在他說出這話的幾個月後,他就死了。

你不一定要去投票,你若去投票,就可能冒著被投票箱炸死的風險。

你是要求我當總統的人之一。所以現在你怎麼能怪我?

發表留言

夏之門

我和其他人知道的一樣多,也可以說一樣少。

彼得,這杯雌性動物,上了她,然後忘了她!

至於我這時候最想做的,就是把此刻換成一箱杜松子酒,把每一瓶喝乾。

乖乖去睡覺,醒來已是不同的世界。也許是個更好的世界,就像保險公司要你相信的那樣,也許是更差。但絕對是不同的世界。

對於貓,只有兩件事:一就是實現你已經承擔的終身道義責任,不然就是遺棄那隻可憐的動物,讓牠變成野貓,摧毀牠對永恆公正的信念。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