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是,當達碧還在年高中時,癌細胞就在她媽媽體內生長了。當她說謊解釋皮包裡為什麼會有一張破損的西爾斯百貨標籤時,癌細胞就在那了;當她嗑了劣質搖頭丸,手腕上戴著綠色螢光手環,在凌晨三點昏昏沉沉開車回家,噙著淚水的媽媽在門廊上大罵她是賤貨時,癌細胞就在那了。那個看不見的傢伙始終棲息在媽媽肩膀上,偷聽她們說話。媽媽一在慢慢死去,但兩人都毫無所覺。

珊蒂似乎很喜歡把他當孩子照顧,彷彿這樣才能給自己恨他的理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