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愚蠢的理由:不論任何時代,任何地方的任何人,不論他是誰,他總喜歡按照他選擇的方式行動,而絲毫不願依照理性與利益。然則人不僅可以選擇與他自己的利益完全相反的東西,有時甚至確實應當。無拘無束的選擇,自己的任性(不論何等放肆),自己的幻想(不論何等瘋狂)──這就是我們所忽視的「最有益的利益」,它不能歸入任何分類,但任何系統與學說碰到它都會一成不變的粉碎無餘。

人所需要的僅是獨立的選擇,不論這種獨立需付出何等代價,亦不論這種獨立會把它導向何種方向。

理性所知道的是什麼東西?它所知道的僅是它所已學到的東西,(而有些東西,可能永遠學習不到;這很糟糕,但為什麼不坦坦白白承認?)而人類的本性卻是一個整體,它要做為一個整體來行動。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與它裡面的一切因素共同行動,而即使它走錯了方向,還是活下去。

有一個狀況,僅有一個狀況,人們有意識的、蓄意的欲望與他有害的事物,欲望愚蠢的事物,最最愚蠢的事物──僅僅為了取得欲望愚蠢之事的權利,而不願被拘束於僅僅欲望明智之事的束縛之中。

而人卻是膚淺而不合條理的動物,他很可能,像玩棋子的人,只愛遊戲的進行,卻不愛它的結束。而誰又知道,人類在世間所掙扎獲取的唯一目標不就是這種無止息的獲取過程而非所獲取之物?這種獲取過程的另一種說法,即是生活本身,而獲取之物乃是生活的結果,可以用公式加以表達,其確定性就如同二二得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