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佛教的某些教派之所以獨具特色,就是因為其教義言明,要了解生命之有限,唯一之道就是在遺體旁長時間凝神沉思。因此,每一個家庭和虔誠的佛教徒都需要精心製備的人骨法器。最常見的,就是把脛骨雕刻成長笛,或把顱骨的頭蓋部分切割成法缽。

假設商品市場是用代數計算,那麼人體市場就是用微積分計算,每一個等式都含有零和無窮大的數字。

在多數的第三世界國家,領養的經營模式跟香蕉市場很類似。假使兒童或香蕉存放得太久,在市場的價值就不太高了。

不可能透過合理的市場力量來管制人們對軀體再生的幻想,因為這種幻想是出自於人們對於駕馭時間的渴望,以及對時間的恐懼。

醫療產業讓人們太容易把「握有購買的力量」誤認為「握有擊退死亡的權利」。

其實,器官,頭髮,兒童,人骨的需求量首先會隨著整體的供應量而有所變化。如果在亞洲地區可以任意取得人骨,那麼一定會有人找到方法利用這些人骨。如果有更多腎臟進入市場,那麼醫生就會認為有更多患者符合腎臟移植的資格。領養機構越是宣傳孤兒院有一堆孤兒,那麼就有越多人去領養兒童帶回家裡。自由市場上的卵子越多,那麼就會有越多人飛往他國植入卵子。
需求本身是毫無意義的。需求量很高,並不表示我們能夠或應當提升整體產量。沒有供應的話,那樣的需求就無足輕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