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每個事件的丟臉程度不單與事件嚴重性有關,也跟見證人的數目成正比。

女人真正的價值只體現在兩件事上,一是外表,二是母親的角色。我不漂亮,又沒有孩子,所以呢,我沒有價值。

生活裡的那些洞是不會消失的,你必須繞著它長,就跟樹繞著水泥長一樣,你得鑽著空隙去形塑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