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紛爭到了最後,只能交給大法官AK47處理。

我們常說一個壞人的壽命只有四年。

「你必須知道,現在俄羅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來自聖彼得堡的惡棍。」在他說出這話的幾個月後,他就死了。

你不一定要去投票,你若去投票,就可能冒著被投票箱炸死的風險。

你是要求我當總統的人之一。所以現在你怎麼能怪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