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其他人知道的一樣多,也可以說一樣少。

彼得,這杯雌性動物,上了她,然後忘了她!

至於我這時候最想做的,就是把此刻換成一箱杜松子酒,把每一瓶喝乾。

乖乖去睡覺,醒來已是不同的世界。也許是個更好的世界,就像保險公司要你相信的那樣,也許是更差。但絕對是不同的世界。

對於貓,只有兩件事:一就是實現你已經承擔的終身道義責任,不然就是遺棄那隻可憐的動物,讓牠變成野貓,摧毀牠對永恆公正的信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