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我開始隱隱約約地明白了世間的真相,他就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爭鬥,而且,是場即時即地的爭鬥。人需要在這種爭鬥中當機取勝。人是絕不可能服從於他人的。即使是奴隸,也會以奴隸的方式進行著卑屈的反擊。所以,人除了透過爭鬥當場一決勝負外,再沒有其他的生存方式。縱使還擁著如何冠冕堂皇的名義,但努力的目標畢竟是屬於個人的。個人超越了個人之後還是個人。世間的不可思議其實也就是個人的不可思議。

我喝了兩杯,甚或是九杯。

我也找到了一個還算像樣的房間。而且在預算之內,位於西洛杉磯尚未變更到新都市計畫的一區。我想這個地方以前大概是個衣帽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