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也是一場革命:既定生活那種單調、井然的秩序在瞬息間被粉碎殆盡,青春征服了障礙、高舉起她的旗幟──不管在前面等待她的是什麼,是死亡抑或新生──她都致上熱情洋溢的禮敬。

一個人向你宣佈,而且語氣平靜:「我打算娶妻」;可是誰也不會平靜地說:「我打算投河」。可是──這兩者又有什麼區別呢?奇怪,真的。

當她那強健有力的身體裡,突然出現某種溫柔和謙恭的特質、某種少女般的羞怯的時候(雖然可想而知,她怎麼可能會有這些特質呢!)那個時候,事情就是會走向另一個危險的極端。

當他看見她出現在自己的門檻時──她手挽深藍色騎服的候擺,梳成辮子的鬈髮上帶著一頂男式小帽,臉上是垂到肩膀的面紗,嘴角、眼睛、整張臉上都露出挑戰似的微笑──這個時候他在想些什麼,歷史選擇對此保持緘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