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是把你的靈魂、意志吞沒在他自己靈魂、意志裡的人,選擇長老就意味著放棄自己的意志,一切聽從他。

每個女人身上都有一點兒別的女人所沒有的東西,老處女也不例外。

其實,誰的生活都不乾淨,只不過旁人偷著來,我是公開的。現在那幫幹髒事倒攻擊起我來。天堂我是不去的。

如果真有上帝並不稀奇,稀奇的是要創造上帝的思想。

我從一開始就想不通如何能愛自己的鄰人,遠些的人或許還可以。要愛一個人,那個人必須不露面,否則愛就會消失。

伊凡:我覺得基督的愛,世上不可能有。人類是很殘忍的,前不久在莫斯科聽一個保加利亞人講,土耳其人在境內行兇燒掠,姦淫婦女,用鐵釘把囚犯的耳朵釘在牆上直到天亮,再絞死他們,比野獸還殘忍。他們殘殺起孩子更是巧妙地藝術化了,包括用匕首從母腹中剖出嬰孩,或把嬰兒拋向空中,再用刺刀接住。甚至有個土耳其人在把一個嬰孩逗笑的時候,開槍打碎了他的腦袋…許多人有一種虐待小孩的嗜好,他們對待旁人溫和良善之至,完全像個有修養的貴族,卻特別愛虐待小孩。我知道一對父母變著法兒虐待五歲的親生女兒,大冷天把她關在廁所裡挨凍,逼她吃屎,作母親的居然能在孩子痛苦的呻吟中安然入睡…大人的痛苦就不去提了,因為他們已經吃了禁果,可是這些天使般的孩子呢?
你看,世界上有那麼多的荒誕,世界根本就是建立在荒誕之上。人類的痛苦不幸完全是自找的,用不著憐憫。我只知道人間有太多的血淚,但沒有誰能對此負責。這不會叫我心安理得,我要報復,否則寧肯自我毀滅。我堅信這報復終將出現在地球上,即便那時我死了,也會復活過來。我的罪惡和痛苦不是為旁人做孕育未來和諧的養料,我希望有一天能親眼看見溫順的雛鹿和獅子睡在一起,被殺的人和殺人者擁抱。
孩子們沒有理由為人類的一切罪行負責。有人說,小孩子總有一天會長大,也有可能成為罪人,但八歲的時候她就讓獵狗撕碎了。所以,我絕不接受最高的和諧,它的價值與那個關在廁所裡挨餓受凍的孩子悽慘的眼淚相比,一文不值。那眼淚若得不到補償,世間哪還會有和諧可言。我不願有和諧,它的價碼太高了,我買不起入場券,只好把它退還。

世上不可能沒有僕人,但是應該使僕人比不做僕人時更自由。

所謂地獄,我以為它是「因為不能再愛而受到的痛苦」。談到地獄之火,有人通常把它看作是物質的,即便那樣,也該高興,因為物質的磨難,或許可以使他們忘卻更可怕的精神磨難。

他唯一的心願是想看他和她在一起是什麼樣兒,他心底湧起對這個女人從未有過的愛。對自己這份新鮮的情感,自己也覺得陌生,這是一種快要消亡的情感。

諸位,別怕,我來沒有什麼。我只想同你們一起待到早晨。我想在這裡度過我最後的快樂一夜。我熱愛過我的女王。

我喜歡觀察現實世界,你看狗們有它一種共同的自然法則,看起來似乎有點可笑,但自然界存在的一切沒什麼可笑的,要說可笑,倒是人類可笑的地方更多。

麗莎的夢:黑夜裡我拿著蠟燭,獨自待在房裡,四面的小鬼把房門打開,門外也有一群鬼想進來抓我。眼看就抓住我了,我趕緊畫個十字,它們就害怕了,駐足不前。我張嘴罵上帝,它們便又歡天喜地來抓我,我又畫了十字,它們又走了。真痛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